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无能丈夫
无能丈夫

.


很久之前,我就觉得丈夫已经怀疑我与阿刚之间的暧昧关系。


因此,他雇用私家侦探来跟踪我俩。


而我们还亳不察觉,依然经常在一起,最後更发展到准备私奔的地步……


我们经常在出租公寓里幽会,在那些地方,我虽然心里感到不安与恍惚,但同时亦处於极度兴奋的状态,皆因
当他对我说:「要做爱吗?」,而我含羞地点一点头後,他便逐步解开我衣服上的钮扣……


我雪白的胴体即时尽露,他粗糙的手已忍不住伸过来,触摸着我幼嫩兼且浑圆的胸脯,那种感觉就有如触电般
强烈。


「呀……呀!」


他的手已伸延到我的阴部,那只无孔不入的手指不停地玩弄着我两片薄薄的阴唇,兴奋的感觉,促使我的下体
迅速湿透,心中的欲火已经难以再忍受,只好主动的骑到他身上,拉着他经已硬挺的肉棒,顶向自己的阴部,然後
慢慢地坐了下去。


「啊……噢!」


亚刚的阳具很粗大,撑得我那未生过孩子、紧窄得很的阴道像要裂开似的,而淫水就从湿润裂缝中不断渗出…


同时间,亚刚温柔地捏弄我饱胀雪白的乳房,轻夹着我两粒仍然粉红色的乳头……


那种无比的快感,令我兴奋得高声呻吟起来,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强大撞击,更使我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我
感觉到好像很快就要到达高潮……


突然间,房门被粗暴地推开……


我们立时吓得全身僵硬,因为破门而入的,正是我的丈夫阿健。


究竟他是如何知道我正与阿刚在公寓的房间内做爱?其中细节我不得而知!


他看见我与阿刚赤身裸体偷欢在床,恼怒得火眼金睛地骂道:「好一对狗男女!」


这时,阿刚吓得连那根肉棒也立时萎缩了。


面对首自己的老板,一时间实在无言以对。


在这一瞬间,阿健用力地关上房门。


这一声巨响,我才如梦初醒,回复了意识,即时抽身离开阿刚,拿起枕边的浴衣,胡乱地包裹着自巳的肉体。


「怎麽啦,做爱做到半途就不干啦?」丈夫的口气显得怒火中烧。


「我是特意来看你们表演的!在我的面前干,快!你俩要继续表演到最後!」丈夫不停地挖苦、讽刺着。


「喂!你那根没用的东西!为何只懂垂头丧气!你快点勃起它呀!」


被这样的讽刺,阿刚才发觉刚才还是半硬不软的肉棒,此刻更已缩到像一条虾米一般大小。


「啪!」阿健突然其来的一巴掴在我面上,还向我大声骂道:「快点用你的臭嘴替他吹硬起来!」


惊恐与困惑,令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只好依丈夫所说的,蹲在阿刚面前,含住他那根全软的肉棒。


经我努力地吮弄,阿刚的那根东西终於恢复坚挺的状态。


我遵照丈夫的命令,再度骑在阿刚的身上,重新开战……


「呀……呀!」的呻吟声再次响起,虽然在这刻我是极度之享受,但当我的视线朝向阿健的时候,发觉平日没
可能发生的事出现了……


本身性无能的阿健,居然握着坚硬的肉棒在自慰!


「噢!好爽……呀!贱人!拿你那副面目可憎的样貌过来。」


阿健边说着,随即便在我面上来个颜射,本来心里已有份懊悔的我,现在更加添了一点无奈……


其实我并不是那麽水性杨花,只是性方面得不到满足才出来偷食,但谁不知会弄到阿健暴露出这种变态行为…


最後,阿刚亦在我的体内射精,虽然过程中我得不到多少的快感,但总算都叫做有个终结……


谁知……


自此次之後,阿健发觉自己只能在别人交欢时才能重振雄风,所以经过这次变态行为之後,他并没有阻止我和
阿刚继绝来往,甚至连性关系也要我延续下去……


唯一的条件,是每次阿健勃起时,他要加入,而且不单是颜射了,我的嘴巴、屁眼和乳沟都成了阿健的发泄空
间!


初时,多了一个「啦啦队员」从旁打气和打飞机,感觉上怪怪的!


久而久之,已经玩惯不怪,不这样玩,倒好像乏味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