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友偷人
女友偷人

.
一个月前我和女友冰冰到她的同窗好友阿月那里去,阿月的男朋友大军是一所大学的青年教师,他们两人住在
一间很小的单身宿舍里。阿月并不漂亮,不过我和冰冰都觉得大军对她是非常真心的,两个人虽然过得很简单,但
是看得出来感情很好的。相比之下,冰冰却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大学时可是被无数男生从大一追到大三,最後才
被我抢到手。


那天晚上我们玩到很晚,他们的单身宿舍很小,仅仅能容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所以我们最後决定我和大军睡
地上,冰冰和阿月睡床。忙了一阵後我们就躺下了,其实我们四人是并排躺在一起,从左到右顺序是大军、我、冰
冰、阿月,只不过冰冰和阿月是睡在床上而已。


关灯後冰冰非要抓住我的手才睡觉,我也只好依她,把手伸到床上去让她握住……这样她抓住我的手很快就睡
着了,我可不能就这样让她握住我的手睡,否则自己又怎麽休息?便轻轻把手抽了出来。看着她恬静的小脸,我忍
不住又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庞,然後轻轻地抚摸她的脖子,实在忍不住,又把手伸入她的被子里,抚摸她的双乳……
迷迷糊糊地我快要睡着了,却突然觉得大军向我这边靠了过来,而且靠得非常紧。不会吧,难道他是GAY的?我
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心想今天我不睡觉也要保住自己的身体!他又把脚抬了起来……我靠!看来今天不翻脸是不
行了!


我正要动作,却突然发现他的脚竟然伸进了冰冰的被子里!怎麽回事?我有些迷惑。凭我在巨豆潜水一年多的
经验,我想到一件事,但却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房间里很黑,大军并不能发现我正注意着他的动作,他向我这边更加贴近了一些,然後几乎将半只脚都伸进了
冰冰的被子。冰冰没有任何反应,大军停了一会儿,那只脚便在冰冰的被子里慢慢移动起来,根据他移动的范围,
我震惊地发现那应该是冰冰大腿和小腹之间的部位!


我紧张得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脏在狂跳,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麽心情,有些愤怒,但我想更多的是兴奋——这
种小说中出现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是太让人激动了!嘿嘿,不过我可不会像胡作非兄那样让女友被奸,我
决定好好享受一下这种让我兴奋的场面,除非女友被惊醒到了我非出马不可的时候。


大军的腿在女友身上磨了大概5分钟,他却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女友那边,口里说着:「哎!你们怎麽盖个被
子也盖不好!」走到冰冰和阿月旁边去帮他们盖被子。咦?难道我误解他了?


正当我怀疑时,却发现大军把冰冰的被子向上拉了拉,整理了一下,却将冰冰的双腿都完全露在外面!其时是
5月底,天气也比较热,所以双腿露出来并不冷。这时冰冰也模模糊糊醒来,迷迷糊糊地咕噜了一下又睡着了。


大军继续躺下,并慢慢向我靠拢,似乎在看我睡着没有。其实在他起来的时候,我向冰冰的那边靠过去了一些,
这样才能让大军离她更近嘛!果然,大军又是很紧地贴着我,然後把他的腿伸出去放在冰冰雪白的大腿上。


这次没有了被子挡着,我看得更清楚了,大军用脚掌在冰冰的大腿内侧慢慢地蹭来蹭去。这样又过了几分钟,
大军竟然慢慢地将他的脚掌伸到冰冰的阴部!还好,幸好冰冰穿了内裤,否则被那肮脏的脚掌碰太让人受不了了。
我一边这样想,一边紧紧盯着大军的一举一动。


大军的脚掌一直放在冰冰的双腿之间,抵在她的阴户上,大军似乎害怕把冰冰弄醒,一直不敢动。过了一会儿,
他竟然把脚收了回来。


没戏看了,我正打算开始睡觉,却发现大军坐了起来。他坐了一会儿後,看看我们好像都睡着了,便坐到了冰
冰的脚边,伸出手在冰冰的大腿上慢慢抚摸起来……大军竟然把他的手放在冰冰柔软的大腿上慢慢抚摸,想到平时
我爱抚冰冰的那种感觉,我不禁有种得意的感觉:爽吧?让你小子也舒服一下。


很明显,大军开始有点兴奋,我可以清楚听到他喘气的声音。他几乎是坐到了冰冰的旁边,两只手都在冰冰的
大腿内侧摸来摸去,刚开始还比较小心,仅仅是在靠近膝盖的地方抚摸,但慢慢地大军就控制不住自己,将手掌按
在冰冰的阴户上。


我看见他的手按在冰冰内裤上後就不动了,喘气喘得非常急,我心里也是一片混乱:难道我就这样装睡?难道
就这样让大军玩我女朋友?他会停吗?他不停下来怎麽办?我紧张得全身都绷紧了,觉得那段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很
久……突然,那只手又开始动了!他奶奶的,大军竟然把他的左手伸进了冰冰的内裤!Oh,My God!我热血上涌,
紧张得快昏过去,心脏狂跳不已。


房间里太黑,我看不清大军的手到底在冰冰的内裤里怎样动作,朦朦胧胧看得出来大军的动作很慢很慢,似乎
是在冰冰的阴户上轻轻挤压。我看了看冰冰,她美丽的脸庞仍然是那麽安静,她会梦到些什麽呢?会梦到我在爱抚
她吗?


大军又向冰冰靠拢了一些,伸出他的右手……他将右手缓缓地放在冰冰的臀部下面……天啊!他想把冰冰的内
裤脱下来!


我几乎是快激动得喷血了,忍不住动了一下。大军几乎是闪电般把手收了回来,紧盯着我。不好,被发现了!
我只好装着睡醒了的样子翻了个身,懒洋洋说道:「咦,大军,你怎麽坐起来了?是不是你那边睡得有点挤?」大
军含含糊糊说是,我当时头脑极度发热,问道:「那我睡你那边,你到我这里来睡。」


等到我们重新躺下,已经变成了我和阿月睡在最外侧,而大军和我的女友却并肩而卧的场面。我躺下後便再不
说话,并做出微微有规律的呼吸声表示我极度疲倦快睡着了,而大军也没再动作,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了。


大军的宿舍是在很偏远的郊区,我和冰冰去的时候几乎在路上塞车塞了三个小时,然後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我们是已经非常地疲倦,所以在这种兴奋的情况下我的意识也开始慢慢模糊……突然我好像听到冰冰熟悉的声音,
顿时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大军的手放在冰冰的乳房上;而冰冰,她紧紧握住大军的手,惊慌地看着大军。冰冰醒
了!


面对这种情况,我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办。这种事情,如果揭开了,冰冰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况且,现在还没到
不可收拾的地步啊!我屏息静气,等着冰冰的反应。


冰冰显然很惊慌,她没想到好朋友的男友竟会对她这样,她只是紧紧抓住大军的手,竟然忘了把手从她的胸部
推开;大军显然没料到冰冰会突然醒过来,也愣在那里。然而也不知他是怎样想的,也许他以为冰冰没有推开他的
手是一种默许,我看见他的手似乎又轻轻在冰冰胸口抓了一下,冰冰忍不住哼了一声,这才连忙把大军的手往外面
推。


然而大军似乎有点兴奋过头,他也许觉得冰冰并不是很拒绝他,竟然又伸出一只手向冰冰下身摸去。冰冰连忙
把腿缩起来夹紧,并转过身去背向大军,大军见她没有说任何话,认为她是允许了,双手便在冰冰的大腿和屁股上
来回抚摸揉捏。


大军的动作并不轻柔,甚至相当用力,但是他碰的地方都是女人很敏感的地方,他用手指在冰冰的大腿上划来
划去,并用两根手指隔着内裤狠狠按在冰冰的肛门上,又隔着冰冰的内裤在她阴户上搓揉……冰冰显然受不了了,
身体开始不断颤抖,双腿再没有夹紧,反而慢慢地分开了一些。大军更加激动,突然一下子将冰冰的内裤扯到膝盖
的位置,冰冰立刻按住他的手不让他脱下去。我不知道当时冰冰心里在想什麽,是担心被发现,还是她被大军挑逗
了起来想要?反正冰冰只坚持了一小会儿就把手放开了,好像是放弃了抵抗的样子。


大军见冰冰不再阻拦,立刻将冰冰的内裤彻底脱下,手指更是在冰冰的阴部来回活动,很明显是在进攻女人最
敏感的阴蒂。冰冰哪里忍受得了,顿时轻轻叫了出来。


大军好歹还知道不能被我和阿月发现,我听见他很小声地问道:「我们到厕所去好吗?」冰冰没有说话,她转
过身看了看大军,然後突然向我看过来,我连忙闭眼装睡。


……再悄悄睁开眼时,只见冰冰竟然从床上下来躺在大军的右边(我在大军左边装睡),大军显然没想到她会
这样,一时手足无措。冰冰轻轻说道:「你不要太过份了!」大军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想我怎麽样?」冰冰沉
默一会儿才说:「不要插进来。」然後便趴在我和大军的地舖上。


望着冰冰纤毫毕现的阴户展露在他面前,大军几乎是像饿狗一般立即脱下内裤压在冰冰背上,我听见冰冰发出
了极轻极轻「啊」的一声,对熟悉她的我来说,这是表明大军的生殖器已经碰到她完全湿透了的阴部了。


眼见大军用手握住他的肉棒,在冰冰下身磨了几下便向後一退、再往前面一挺,冰冰哼了一声;大军往後退了
一下,又再顶一次。冰冰并没有将两腿分开,所以大军根本无法进入到冰冰的阴道里面,只能用龟头在阴道口那里
揩擦而已。


大军见冰冰并不配合,也就不再强求,紧紧压在冰冰身上一耸一耸地动起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我的女朋友冰冰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身上奸淫,心脏简直就是要跳了出
来。冰冰把整个脸都埋在枕头里,双手紧紧抓住床单,苦苦忍耐不要叫出来;大军则越做越兴奋,双手从背後绕过
来不断搓揉着冰冰的乳房。


慢慢地,冰冰松开了双腿,并稍稍将屁股抬了起来,但听大军轻轻「嘿」地哼一下,冰冰全身一颤,尽管埋在
枕头中,仍然「呜呜」地叫了出来——冰冰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配合大军将他的阳具整个插进了自己的阴道!


大军显然已经激动起来,他几乎忘了我和他的女朋友都在旁边躺着,忘乎所以地把冰冰的屁股进一步抬高几乎
形成狗趴式,更加快速地进行抽插。


我是一年多前和冰冰第一次做爱,到现在可说已身经百战,每次我从後面插进冰冰的阴道时,只需要抽插十几
下,冰冰的阴道口便会紧缩刺激男人最敏感的阴茎下部,实在难以抵抗。果然,大军抽插了不到半分钟,冰冰的整
个身体便随着他的抽送而前後晃动起来,令大军每下把阴茎往外抽时,龟头几乎露出到阴唇外面;而往里插时,阴
茎就整根深深埋没在她阴道里头。


就这样大开大合地抽送了十几分钟後,大军的呼吸顿时开始急促,只见他突然趴倒在冰冰身上,从後面死命抱
住冰冰的腰肢,将下体紧紧抵住冰冰的屁股,身体一阵颤抖之後便不动了……第二天,冰冰很早就叫我起床,对阿
月说她身体不舒服想回家,然後我们便一起离开了。


我没有给冰冰说过任何关这件事的东西,冰冰也完全不提,仍然和以前一样。我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冰冰自
愿的,然而我不怪她,冰冰很爱我,但并不是说她不能去尝试一下和别人进行性接触,否则,一辈子岂不是太单调
了吗?


自从上次那件事发生之後,大军就常常带着阿月来找我和冰冰,虽然我们四个人看起来并没有什麽异常,冰冰
和阿月依然是感情很好的姊妹淘,但是我总觉得我们在一起时,大军的眼神常常瞟向冰冰的身上,看样子大军这家
伙是食髓知味,想找机会再上一次冰冰。还好冰冰总是会避免跟大军有任何多余的接触,显然冰冰还是爱着我的,
上次的事件并不能影响我跟冰冰的感情。


然而大军似乎是很不死心,几乎每两个礼拜就跟阿月一起邀我和冰冰去他们那玩,不然就是带着阿月到我住的
地方来找冰冰,但是每次冰冰都刻意地避免留下过夜,直到我生日的那一天。


由刚好碰上周末,大军便带着阿月说要来帮我庆祝生日。提着大包小包的美食而来的他们,当然不会忘了顺便
买些啤酒,後来大军嫌啤酒太淡不够过瘾,又去弄来一瓶威士忌。


当天晚上我们四个人吃喝玩闹的直到夜深,冰冰两颊殷红的正准备送大军跟阿月离开,只见大军一脸涨红,走
路都走不好,看样子是不可能让他开车回去的了;而阿月也好不到哪去,刚刚还吐过的她恐怕站也站不直,是冰冰
也不好再坚持送他们离开。


我住的地方能睡觉的只有一间卧房和一张床,是冰冰和阿月就理所当然的睡在床上,我和大军则是打地舖. 情
况跟四个月前又是一样,还好这次大军醉得厉害,应该不可能醒得过来。


或许是因为隔天不用上班再加上人在自己家中,我和冰冰实在也喝了不少,冰冰在梳洗一番後不久便在床上昏
昏睡去。我虽然也是很疲倦,而且酒精的效果正在慢慢地发作,躺在地舖上却怎样也睡不着,望着沉睡中的三个人,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上次冰冰趴在地上被大军抽插的景像。


突然间大军翻个身坐了起来,我连忙闭上眼睛,只听到大军用力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後叫了我的名字,我装睡
没理他,看看他又想干什麽。


过了一会,大军看我没啥反应像是睡死了一样,他又接着叫了阿月和冰冰,那两个女孩醉得那麽厉害,根本就
醒不过来,反而是大军的声音清楚而不含混,我开始觉得大军根本没喝醉。


接着我感觉到大军站起身来走向冰冰的床边,我心想:大军你也太夸张了,竟然想再次淫辱我的女友!偷偷地
瞄了一眼,却发现大军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麽,并没有如我想像的那样对冰冰上下其手。


就当我正在猜测他的目的时,大军将他的双手慢慢地伸到冰冰的背部和大腿下面,他竟然将冰冰一把抱起来走
向客厅!我真是不敢相信大军竟然胆子大到如此!我的客厅不大,整个客厅全铺着组合软垫,看样子大军是想在客
厅的地板上奸淫冰冰。


我偷偷转过头去看看情况,只见大军慢慢将冰冰放在客厅中央,而冰冰显然是喝太多了,只是无意义的发出几
声呓语便再度陷入熟睡。


大军将冰冰放置好後就开始动手脱下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儿大军全身上下就已经一丝不挂了,当时我心里除了
气愤之外,更令我害怕的是兴奋的感觉竟然远超过愤怒,难道说我喜欢看着我的女友被别人奸淫?!然而不可否认
的我当时的确想继续看下去,而不是打算阻止大军。


全身赤裸的大军此时正在解开我女友的钮扣,前扣式的睡衣,七、八颗扣子一下子全都被打开了,露出了冰冰
白嫩的躯体。原本冰冰在家里是不穿内衣睡觉的,今天可能是因为大军在,所以她在睡衣之下又加上一件胸罩。


大军上次并没有机会好好欣赏冰冰的身体,所以当看到冰冰穠纤合度的身材时,大军显然是色急攻心,他动作
粗鲁地解下冰冰的胸罩并准备脱下她的内裤,结果冰冰终被吵醒了!


冰冰迷迷糊糊睁开眼一看自己衣衫不整,而赤身裸体的大军跨在自己身上正在脱他的内裤,她立刻尖叫一声!
大军马上摀着冰冰的嘴说道:「你不想被他们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吧?」冰冰立刻将眼光转向房间,吓得我连忙闭
上眼装睡。


接着听到冰冰的声音说道:「你到底想怎样?你对得起阿月吗?」大军沉默了一下子,然後便说:「实在是因
为你长得太美了!自从上次我们做过以後我就一直想着你。」


女人都经不起男人的赞美,冰冰的声音虽然还是显得很气愤,但是感觉已比较软化一点:「你不应该这麽做的,
上次只是意外,以後也不要再提起。你现在住手,我们就当作没发生过!」


我再次睁开眼睛偷看,只见大军双手拉着冰冰内裤的两边试图脱下它,而冰冰一手遮着胸部、一手拉着内裤不
让大军继续。大军不死心的说道:「再跟我做一次,只要一次就好!我以後保证不再对你有非分之想。我是那麽的
喜欢你!你就完成我的愿望吧!」说完双手又往下拉了一些。


冰冰继续她的坚持,并且对大军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发生关系的,你快放手!」


大军依然不放弃,说道:「反正我们已经做过一次了,再做一次就好!让我对你断了思念吧,不然以後我每天
都会因为想着你而睡不着的。就最後一次!真的!」说完之後他双手放开冰冰的内裤。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四目对望了一阵子,大军觉得冰冰心里是答应了,只是碍面子问题而不说而已,是大军捉住
冰冰的双手压在地板上,然後低下身去要亲吻冰冰。冰冰挣扎了几下,但是大军的力气根本不是冰冰能比拟的,冰
冰看无法挣脱也就不动了,但是她并没有回应大军的吻。


大军进攻了几次冰冰的柔软双唇,在不得其门而入之後又转而去亲吻她的乳房。冰冰皱着眉头、紧闭双唇,似
乎是在忍耐着不要叫出声音来,但是敏感的乳头在男人舌头的挑逗下已经渐渐变得坚挺。


大军看见冰冰的反应,可能认为她已经动了情慾,是放开她的双手,空出双手急切地要再脱下冰冰的内裤,只
见冰冰冷冷的对大军说道:「你真的非得这样做才可以吗?」大军被冰冰的语气吓倒了,一时之间哑口无言,只是
看着冰冰发呆。


冰冰的表情凝重,不发一语,过了一会她开口说道:「今晚过後,你不要再跟阿月来找我……」大军不明白问
道:「你的意思是说……」冰冰顿了顿,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今晚是最後一次!以後你要好好对待阿月,我
不想要再跟你有任何瓜葛,除非你们结婚,不然就不用再见了!」


大军一听知道冰冰默许了,连忙说道:「没问题!今晚过後我绝对会好好对待阿月,不再纠缠你!」说完再次
试着脱掉冰冰的内裤,而冰冰竟然略抬起身来好方便大军动手。


此刻我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看着心爱的女友躺在别人的胯下裸裎相对,更甚者她还配合着对方任其淫辱,
这情景除了令我妒火中烧之外,也让我兴奋莫名!在大军胯下的冰冰看起来有着另一种妖艳的美感,我甚至有点期
待这场戏不要太早结束。


大军看冰冰愿意配合显然是喜出望外,他站起身来走向他的背包,翻找一阵之後手上赫然是今晚他们带来拍摄
生日会的V8摄影机!这混蛋竟然还想将他奸淫冰冰的过程拍摄下来!


冰冰看到大军手上的摄影机,显然是很惊慌,连忙用手遮掩住自己的身体,边摇头说道:「不!不可以拍!」
大军不管她,继续拿着摄影机对着冰冰,边说道:「没有关系啦,我只是想要为我今生最值得怀念的一夜留点纪念
而已,不会有其他人看到这卷带子的。」


冰冰依然不肯退让的说道:「不行!绝对不可以!」大军继续尝试着说服冰冰:「可是,万一今晚过後我还是
想着你,至少我可以看看录影带一解思念之苦啊,你就好人做到底让我拍吧!」冰冰没有回应,大军又再说道:「
我当然会好好对待阿月,但是万一我忍不住又想你的时候,我就看看带子,让我能渐渐地专心在阿月身上,这样不
是很好吗?」


冰冰沉思了一下,放松双手说道:「那你绝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这卷带子喔!」大军当然是满口答应,
是就见大军拿着摄影机以各种角度拍摄冰冰的裸体,不时还用另一只手去揉捏冰冰白皙的乳房,甚至他还扳开冰冰
的大腿,用手指拨开那水嫩的阴户来拍摄。


以各种下流的姿势被好友的男友拍摄影片,冰冰显然是很难为情,她终无法忍受那种羞耻感,开口说道:「你
不要再拍了啦!」大军大概也玩够了想换换口味,便握着他的阴茎对冰冰说道:「那你帮我吹一下,不然我就继续
拍。」


这家伙竟反客为主地威胁起冰冰来,而冰冰好像也忘了为什麽事情会变成这种地步,就傻傻的被唬住了,是冰
冰坐起身来慢慢地靠近大军那高举的阳具,迟疑了一下就张开嘴含住他的龟头,开始帮大军口交。


有人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男人,一种是喜欢被吹喇叭的,另外一种就是死的。我也很喜欢冰冰含着我的老二
时,舌头在龟头边来回舔舐的麻痒快感,但是冰冰并不是很喜欢帮我口交,通常我要多番要求她才肯帮我吹,即使
这一年多来冰冰帮我口交的次数仍旧不多,现在看着冰冰正在吞吐着另一根阴茎,我心底的妒意又再度上升。


再看大军的表情显然是很享受,看着我的女友正在吹舔自己的老二,大军也不浪费地把这个镜头完全纪录下来。
冰冰吹了大概一分钟之後好像打算停手了,大军大概也发现了,是他用左手按着冰冰的头不让冰冰挣脱,接着开始
迅速摆动屁股,冰冰的表情显得很难过,但是又不敢反抗。


大军的腰越扭越快,突然他低吼一声:「吞下去!」然後就把冰冰的头紧紧按在他的老二上,大军屁股的肌肉
一阵一阵的收缩,显然正在把精液射进冰冰的嘴里。冰冰脸色涨红,彷佛快掉下泪来。


过了一会,大军对冰冰说:「张开嘴,我要拍下精液在你嘴里的样子。」冰冰终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是还是听
话地张开沾满大军精液的樱唇。从我的角度看不清楚那是什麽样的景像,但是想像一下冰冰梨花带雨、红唇微张,
白浊的精液满溢在嘴里,而大军正在疲软的阴茎还放在冰冰的口中,我不由得感到一股血液直冲脑门,真想推开大
军,马上跟冰冰干上一炮。


大军看到冰冰哭了,也有点不知所措,他赶紧安慰冰冰道:「对不起!是不是弄痛你了?」冰冰啜泣道:「你
那麽用力,顶得人家的喉咙好痛,好想吐!」


大军轻轻吻去冰冰的眼泪,并说道:「对不起啦,因为你吹得我好舒服,我忍不住才……不要哭了好吗?」看
冰冰点了点头,大军便放心地说道:「来,帮我把它舔乾净,不然滴到垫子上就不好处理了!」冰冰微嗔地瞪了大
军一眼後,竟然还是乖乖的帮大军把他的阴茎舔乾净!


干!她可从来没这样帮过我!你大军何德何能?竟然让冰冰帮你吹完喇叭後还用嘴帮你舔乾净!


冰冰舔完之後看着大军说道:「你可千万不能不守诺言喔!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大军当然信口允
诺,是冰冰开始准备穿上衣服,大军连忙拉住冰冰的手说道:「不是说好跟我做一次的吗?」冰冰脸色惊讶的回答
:「你不是已经出来过了吗?」


大军显然不是那麽容易满足的家伙,他边摸着冰冰浑圆的双乳,边说:「我还没跟你的小妹妹亲热呢!」冰冰
轻轻推开大军轻薄的手说道:「帮你吹出来还真不够啊?你哪还有体力再使坏啊?」大军边拉着冰冰的手去套弄他
的阴茎,边说道:「只要你摸摸它,它就有精神啦!」冰冰笑骂大军:「谁要摸摸它啊?它累死最好!省得作怪!」


大军不容冰冰有机会拒绝,立刻就将冰冰又再推倒在地板上,冰冰彷佛是看开了,也不再抵抗,是大军便趁此
刻将V8放置在适当的位置,准备录制他和冰冰的床戏。


准备就绪之後,大军重新回到冰冰身边,他从冰冰的胸部吻到肚脐,又从大腿内侧吻到冰冰的阴户;冰冰显然
是被大军挑动了,只见她轻咬着自己的手指,两腿不住的扭动着。突然冰冰轻轻的「噫」一声,原来大军整个头都
埋到冰冰的两腿之间,看来是在冰冰的阴部大逞口舌之快。等到冰冰因为兴奋而开始轻轻呻吟起来时,大军一个起
身,握着再度生龙活虎的阳具对准冰冰的阴道,慢慢地插坛了进去。


冰冰再度咬住自己的手指而且咬得不轻,这次客厅没有枕头,显然冰冰得花不少力气才能忍住不叫出声音来!
大军慢慢地挺进他的腰干,直到他的老二完全没入冰冰的体内。


停了一会,大军用手抱住冰冰的屁股开始抽插,一边抽送还不忘调整位置,好让镜头可以拍摄到完整的性交画
面。冰冰眉头微蹙,两手紧捉着大军的手臂,大军的动作越来越快,而冰冰显然是忍得很难受,满脸通红的煞是可
怜。


可能是刚刚才射过一次的关系,大军一直迟迟不缴械,他对着摄影机变换着各种姿势却苦了冰冰,终冰冰开口
求饶道:「我不行了!你快点出来吧……不要……不要再做了……我好难过……」


大军可能也心不忍,是将冰冰翻过身来成为狗趴後背式,一手紧抱着冰冰的腰继续抽送,另一手用力地揉搓着
冰冰的乳房。不到一分钟,大军就用力抱紧冰冰的腰像是要插到她体内最深处一样,然後一阵颤抖,大军再度把他
的精虫们注入了我女友的阴道深处!然後两手抱着冰冰的双乳一起瘫在客厅的地板上。


过了一会冰冰回过神来,惊叫道:「糟了!你射在里面了!我危险期还没过耶!」大军刚刚已经在冰冰身上爽
过了,慢条斯理的说道:「不会那麽准吧?而且我是第二次射出来,精虫的量不足以受孕的啦!」冰冰还不是很放
心的样子,大军就再补充道:「真的,相信我啦!好歹我也在大学里任教耶!」冰冰才稍稍释怀的说道:「那就好,
不然要是怀孕了,我可就死定了!」


大军回过气後,将冰冰抱起来再度向她的双唇叩关,冰冰竟然就迎合着他的舌头吻了起来。当四片嘴唇分开之
後,大军的表情怪怪的说道:「怎麽还有精液的味道?而且还带有酒味?」冰冰笑嘻嘻的说道:「让你自己也嚐嚐
味道嘛,看你以後还会不会叫人家吃下去?」原来冰冰是为了报复大军硬要她吞下精液才跟他接吻的。


可是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我不禁有股醋意涌上心头,而那卷春宫带子我也要想办法调包过来,我可不敢
相信大军的人格,万一被他拿去贴补家用,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个时候一道亮亮的黏液沿着冰冰的大腿往下滴出来,冰冰赶紧随手拿起一旁的内裤擦拭,大军这小子竟然连
这种镜头都不放过,拿起V8猛拍。


冰冰边清理边对大军说道:「你要记得你答应我的事,不许反悔喔!」大军还想伸手去抠冰冰的小穴,结果被
冰冰狠狠的瞪了一下:「你要是敢反悔,我一定会让你後悔的!」大军被冰冰突然的转变给吓倒,呆了一会连忙发
誓说一定会信守诺言,接下两个人没有再交谈,各自善後之後就回房睡觉去了。


我本来想等他们俩个睡着後去偷出那卷带子的,无奈实在是抵挡不住疲倦的感觉,结果自己也睡着了。等到我
惊醒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着,我转头一看冰冰已经不在床上,阿月和大军还深陷梦乡。禁不住好奇,而且昨天的
酒精使得我的膀胱肿胀欲裂,我立刻起身先去上洗手间。


才刚出房门就看到冰冰坐在马桶上发呆,两眼红肿,不知是没睡好还是刚哭过。她一看到我吓了一跳,赶快站
起来揉揉双眼问道:「怎麽这麽早?不再睡一下?」我说我想上厕所,冰冰马上让出马桶,但还是站在浴室里没有
出去,我也不避讳,就在她面前拉下裤子开始放水。


冰冰楞楞的看着我尿完了之後,突然从背後抱着我,我连鸟都没来的及收回去,她就放声在我背上哭了起来。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虽说心里有个谱了,却也不免一时反应不过来。我转过身来回抱着她,轻拍她
的背问道:「怎麽了?为什麽哭呢?」


冰冰呜咽着说道:「你昨晚是不是有看到……」我吓了一跳,心想是什麽时候被发现的?但表面上还是装傻着
问说:「什麽?看到什麽?」


冰冰含着眼泪看着我说:「你不要骗我了!昨晚我跟大军的事你都看到了对不对?我正要拿东西擦掉那个……
却看到你睁着眼睛看着客厅……」原来是那时候被她发现的,难怪冰冰那时候忽然态度有着180度的转变。


冰冰看我没说话,她又继续说道:「我知道那样做不对,我对不起你……可是……呜……」她话没说完就又哭
了起来。


看着冰冰痛哭的模样,突然激起我虐待她的念头,我板起脸来对她说:「你爱跟谁上床就跟谁上床好了,反正
女朋友又不是老婆,我也拿你没办法!」


冰冰一听,激动地拼命摇头哭喊说:「不是!不是那样子!我……我爱你!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咳!」
显然冰冰太激动了,以致被口水呛到。我感到一阵心疼,但是虐待冰冰的快感却让我失去了理智和人性!


我用力按住冰冰的头把她押到我的老二前面,冰冰抬头看了我一眼,认命地张口含住我的阴茎。或许是心怀愧
疚吧,冰冰的舌头比以往都要努力,不但来回吸吮,还不时地舔抠着龟头下边的凹沟,有时还用舌尖去轻挑我的马
眼。


我看着在胯下卖力服侍我的冰冰,有着一种征服的快感促使我更残暴的去凌虐她,我用力地撕破她的睡衣、扯
下她的胸罩,冰冰的内裤显然在擦过大军的精液後就不知道被她丢弃到哪里去了。看着冰冰长发凌乱、身体半裸,
蹲在地上努力地吹着我的肉棒,两球挣脱束缚的白脂随着冰冰的动作而规律地晃动着,我开始有点能够体会为何强
暴犯的再犯比率有那麽高了!


这个时候冰冰抬起头看着我,眼中露出恳求的神情,我却不理她,继续冰冷着一张脸。突然之间我想起在其他
前辈的大作中不时提到舔屁眼的最高享受,是我捉住冰冰的手示意她脱去我的裤子,冰冰不敢迟疑,立刻将我的短
裤跟内裤都脱掉。


我再次压着冰冰的头往更底下的地方移去,冰冰以为我是要她含我的卵蛋,马上一口吸住我的蛋蛋,没想到却
被我继续往下压,我装着冷硬的声音命令她:「把屁眼给我舔乾净!」冰冰呆了一下说:「真的要舔那里吗?」我
立刻用生气的声音骂道:「罗唆什麽!你舔不舔?


冰冰低下头去迟疑了一下之後,伸出她的丁香小舌试了几下,却只能舔到我阴囊的底部,我知道是因为姿势的
关系,所以冰冰没有办法做到我的要求。


从我的角度看着底下的冰冰,衣衫不整带着红肿不堪的泪眼,不时还传来啜泣哽咽的声音,刚刚那一股想凌虐
她的冲动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毕竟我跟她的感情是那麽的得来不易,既然她连这麽不堪而无理的要求都肯如我
所愿,我又何必非得这样折磨她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软化,我扶起冰冰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额头,冰冰的眼神惊恐而带着不解的疑惑看着我,
我赶紧解释道:」我……我刚刚实在是气过头才会那样,我……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啧!不知道该怎样掩
饰我刚才的行为和心态,我是紧紧把冰冰抱向我,抚摸着她的裸背试图平抚她的情绪。


过了一会,冰冰用着哽咽的声音说道:」对……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拍拍她的背对她说道:」好了,没
事了!乖,不要再哭罗……走,我们去把衣服换下来。「冰冰点了点头,然後我就到房间去准备拿另外一件睡衣来
给她换上。走进房间,发现阿月还是睡得死死的,大军那样辛苦地操劳了一整夜,更是不知睡到何年何月才会醒。


我边打开衣柜边找衣服时,心里的想法真是难以形容的混乱,连续两次亲眼看着冰冰被大军肏,虽然当时的感
觉是刺激又兴奋远大过气愤跟妒忌,但是现在慢慢冷静下来之後,我却开始感到一阵醋意和强烈的惶恐。


我不能接受别的男人享用冰冰的肉体,也无法想像为何我曾经放任女友被奸淫,更不能接受我竟然会因此而感
到兴奋和刺激!尤其是万一冰冰要是因此怀了大军的种……干!我开始觉得懊恼跟後悔……拿好衣服走回浴室,冰
冰已经先将身上残破不堪的衣物脱掉,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室等着我,我看着冰冰一脸惊魂甫定的模样,心中一股爱
怜之意立刻将刚刚的不良情绪都赶跑了。


我顺手锁上浴室的门,将要给冰冰换上的衣服暂时先搁在一旁,看着冰冰因为痛哭过而浮肿的双眼,我怜惜地
轻抚着冰冰的脸,冰冰又是一阵哽咽,我赶紧吻上她的唇紧抱着她。怀抱着这样一个赤裸的可人儿,感受着她身上
传来的温暖和少女的芳香,我的的老二又开始不听话的苏醒过来,但是突然间大军的脸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本来
一股熊熊的慾火顿时被浇熄。


我立刻轻轻的推开冰冰,拿起要帮她换上的衣服帮她套上,冰冰大概有察觉到我的变化也猜到我内心的想法吧,
她的脸色明显地变得黯淡。我不发一语的帮冰冰换好衣服之後走到客厅准备拿走昨晚大军拍摄的带子,打开机器一
看里面竟然是空的!我楞了一下,心想大军不可能忘了放带子,一定是有人捷足先登了!会是冰冰吗?还是昨晚他
们完事後大军顺手藏起来了呢?我决定直接问冰冰。


过了一会,冰冰梳洗完毕後慢慢地走出浴室,我立刻上前问道:」冰冰,你告诉我,你有拿走大军的录像带吗?」
冰冰抬起头看着我,然後很小声的说道:」我……我後来想想还是不放心,就把它拿出来了。「我就叫冰冰把带子
拿来给我,冰冰开始还不愿意,大概是不想让我看到影带的内容,後来我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她才从碗橱底下拿
出那卷录像带,真亏她想得到藏到那种鬼地方去。


我将那卷带子藏好确定除了我没人能找得到之後,就跟冰冰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然而一股尴尬又沉重的
气氛笼罩着我和冰冰,结果一直到大军和阿月醒来离开为止,冰冰和我都没再跟对方说话。


大军要离开前还先检查一下摄影机,发现带子不见了,又看到我跟冰冰的气氛不对,知道东窗事发了!手忙脚
乱藉口有事就连忙带着阿月离开了。


当天我跟冰冰就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渡过。到了晚上我又再度睡不着觉了,看着身旁的冰冰因为疲倦而沉睡着
的脸,我是又爱又痛,早知道当初在大军那儿就不该让第一次发生,我应该阻止他们的!越是懊恼我就越清醒,是
我起身床到阳台去吹吹风。


明天还要上班偏偏一点睡意也没有,我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呆坐着,看着昨晚大军和冰冰的战场就在我眼前,悔
恨的心情丝毫不减反而越发强烈。此刻我突然真想看看那卷带子到底拍到些什麽?明知看了只会更难受,然而好奇
心也是一股不容阻挡的原动力,是我翻出了那卷带子,把设备准备妥当之後就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影片播放。


屏幕上一开始是我们在切蛋糕的画面,是我按快转直到冰冰的裸体出现在电视上。当大军说服冰冰後就以各种
角度拍摄着冰冰的裸体,冰冰的表情显得很难为情,大军他妈的简直就像是在拍A片,还会慢慢的带镜头。


此时镜头从冰冰羞涩的脸庞慢慢地往下带去,停留在她那对圆润白晰的乳房上,画面上可以看到大军的左手正
在抚弄着冰冰的乳房,不时还搓揉着那桃红色的乳头。大军的手劲不小,只见冰冰的乳房上竟然留着浅浅的指痕,
冰冰的两个乳球在大军的蹂躏下不断地变换着各种形状。


就这样,大军玩弄冰冰的双乳约一分钟後才转移阵地到冰冰的下体去,冰冰的脚一开始还夹得紧紧的,大军就
用手将它们扳开,并以他自己的双腿撑住冰冰的大腿内侧,画面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冰冰的两条腿被分得开开的,甚
至连阴唇都有点张开了,屏幕下方还可以看到大军硬梆梆翘着的老二正在一抖一抖的晃着。大军的左手相当不客气
地在冰冰的两腿之间游移着,冰冰的表情虽然显得有点羞怯,但是彷佛还有一丝丝的享受。


然後画面突然出现了冰冰阴部的特写!而大军的手指正轻轻地拨弄着嫩红色的阴唇,接着画面上显得相当巨大
的中指一上一下地抠弄着冰冰的阴户,然後就顺势滑了进去。


看着大军的中指在我女友的阴道进进出出而变得粘滑光亮,甚至还有一些反射着亮光的泡沫分布在阴道口和大
军的手指上。这个淫靡的景像让我的下半身开始充血,我竟然有点想掏出老二打上一枪,但是冰冰这时却将大军的
手推开,并且叫他不要再拍了,是大军站了起来,捉着老二要冰冰帮他吹,冰冰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坐起身来慢慢
地张开嘴含住大军的龟头。


画面上冰冰的两眼紧闭,一手握着大军的老二慢慢地一前一後晃动着她的小脑袋。大军的老二尺寸一般,应该
比我的短一些,大约是11到12公分吧,算是东方人标准的尺寸,直径可就比我的小多了!依冰冰握着的感觉看
来,大概顶多3公分半,所以冰冰在吞含时并不会很辛苦。看来冰冰不喜欢帮我吹是有原因的,每次她帮我口交时
总是一脸痛苦,似乎要被我的老二给噎住而窒息一样。


只见冰冰两颊因为吸啜大军的阴茎而显得有点凹陷,而大军的阴茎则因为布满冰冰的口水而闪闪发亮。可能是
因为不太愿意帮大军吹吧?冰冰的动作并不积极,後来甚至几度抬头望着大军,好像在说她不想再吸了,可是大军
当然不会理她。


过了一会儿,大军就按住冰冰的头开始猛力摆动他的腰,画面上大军闪动着光芒的阴茎快速地在冰冰的嘴里进
进出出,而冰冰脸色涨红看起来好像很痛苦,不过大军正是爽到兴头上,根本就没注意到或者是根本就故意忽略冰
冰的表情。


直到高潮来临,大军喊了声:「吞下去!」就把冰冰的头紧紧压在他的下体上,冰冰的脸几乎完全埋在大军浓
黑茂盛的阴毛里面。等到大军将他的子子孙孙们喂给冰冰之後,接着大军还要冰冰张开嘴让他拍摄她含着精液的画
面,由大军的左手依然按着冰冰的头,所以冰冰没有办法不照办,只好乖乖的含着眼泪张开嘴巴。


画面上大军的阴茎还未完全软化,只见一根深褐色的肉棒躺在冰冰的嘴里,因为光线的问题,还有冰冰的嘴并
不是张得很开,所以只能隐约看到白浊浓稠的精液在肉棒与口腔的间隙反射出的微光。看到这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从裤子里掏出已经硬得作痛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


我把画面暂停在这一幕,想像着冰冰帮我口交时我的老二也是这样放在那诱人的红唇间,而大量腥膻的精液激
射在冰冰的嘴里时,她的眉头总是会紧紧的皱在一起。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动作,直到大量粘稠的液体沾满了地板
和我的手。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大军跟冰冰在客厅里性交的情节,虽然大军在抽插时尽量迁就摄影机的镜头,但是他目测得
不够准确,没两分钟画面上就只看得到大军和冰冰的手臂跟大腿了。我按着快转,直到大军射完精将他的老二从冰
冰体内抽出来为止都看不到什麽,然後我就退出带子,将这卷影带收藏妥当以备有朝一日可能派上用场。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跟冰冰一直试图打破僵局重修旧好,然而只要一回想起大军对冰冰做的事,我老二就总抬
不起头来。


【完】